天上掉下棵小绿草by孟冬十五
时间:2019-08-21 23:24

?  《天上掉下棵小绿草》bte365账户被关闭_bte365假网址_手机bte365:孟冬十五

?

  简介:

? ? 苏篱原本是九天之上的一棵小仙草,失去记忆掉到了地上。

  先是宰相之子,后重生成小小的花农,每逢月末还会变回小绿草。

  小绿草有种神奇的能力,身边聚集了一批大佬,大佬们来历惊人,只不过现在还是宝宝。

  隔壁住着个天上地下最厉害的邻居,虽然身份高贵,却一身痞气,最喜欢亲亲抱抱撩小草。

  小绿草气得嗷嗷叫——用花露水淹你!

  然而还是要保持微笑~(^v^) ~

  【高傲聪慧小仙男受VS浪荡撩人大尾巴狼攻】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温馨提示:

  1.攻穿越,受重生,偏向主受。

  2.【主种田+微宫斗+奇幻】甜文哦!~(*^__^*)~

  内容标签: 种田文 异能 重生 萌宠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苏篱,楚靖 ┃ 配角:苏小虎,楚呱呱,乌羽,丹朱,潘玉,连华,萧童,白骢 ┃ 其它:种田,夺嫡,宫斗

?

?

第1章 新邻居 ...

  【不太愉快的相遇】

  武德二十年三月初八,汴京城中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——权倾朝野的宰相苏良以通敌之罪,满门抄斩。

  朝野上下无不唏嘘——听说这个苏良是好官来着,原来竟然是个里通外贼的叛国之臣!

  同一时间,汴京西南的百花巷中也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——已故花匠苏老爹那个不成器的儿子,在花船上找乐子时被大火所伤,毁了容貌。

  街坊四邻无不摇头叹息,那个草包也就那张脸能看了,竟然还毁了……哎!

  一个月后,百花巷,苏家小院。

  榻上之人眉头紧锁,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,细薄的眼皮不住颤动,似乎正被困在噩梦之中。

  午门外的喧嚣、百姓的唾骂、监斩官的呵斥……美艳的花娘、炽热的火焰、倒塌的梁柱……

  苏篱一个激灵,猝然惊醒。

  叛国之罪……

  谁不知宰相苏良出身寒门,科举入仕,为官半生向来两袖清风、兢兢业业,他怎么会叛国?他有什么理由叛国!

  苏篱心下悲愤,这件事不会这么过去的,不会的!

  或许这就是他重生的意义,他一定要为父亲、为兄长、为苏家上上下下三十五条人命申冤!

  “啊~醒了呀~”

  “小绿草醒了~”

  苏篱将不断翻涌的情绪悉数压下,缓缓地睁开眼,十来个巴掌大小、闪着暖暖莹光的小花灵映入眼帘。

  小家伙们或蹲在枕头上,或踩在他胸口,或啃着他的指头,或揪着他的头发,七嘴八舌说着话。

  苏篱的神色有些复杂。

  若是放在数日之前,有人告诉他世间存在这样的生灵,他定然不会相信。

  然而,三月初八的那场祸事,不仅让他从宰相之子“重生”成了小小的花农,还让他拥有了与花灵沟通的能力,仿佛一切都变了……

  苏篱舒了口气,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支着身子坐了起来。

  顿时,掉落花灵三五只。

  “啊~我掉了~”

  “我也掉了~”

  “还有我~”

  小家伙们扁扁嘴,举起细小的肉胳膊,求抱抱。

  苏篱扯开嘴角,露出一个无奈的笑,“不是会飞吗?”

  出口的声音清亮悦耳。

  小家伙们歪歪脑袋,咦,听不懂欸~

  苏篱摇头失笑,认命地穿衣下床,捡起掉落的小花灵,一个挨一个地摆到花架上。

  小家伙们排排蹲,嫩嫩的小手托着两腮,眼睛眯成弯月形,兴致勃勃地盯着他看。

  苏篱笑意加深,半边脸清雅俊美,半边脸扭曲狰狞。

  小花灵们丝毫不怕,反而争先恐后地扒到他身上,享受般眯起眼——小绿草开心的时候会有好多好多灵气哦!

  苏篱挨个点点花灵们的小脑袋,疑惑地问道:“小郎呢?”

  小花灵眨眨眼,刚要回答,就听外面传来一声愤怒的呵斥,“你这小屁孩,做什么欺负我家少爷!”

  “我没有!”憨憨的童音,粗声粗气。

  苏篱心头一颤,“是小郎?”

  没等人回答,他便快速理好衣襟,在脸上绑了一块麻布,急匆匆地出了门。

  小巷中,一顶青色小轿停在当中,前面还有一辆宽大的马车,丫环小厮在隔壁人家进进出出——像是在搬家。

  苏篱一眼就看到了花猫似的苏小虎,小家伙正瞪着眼睛,握着小拳头,一脸愤愤。

  对面站着一个褐衣小厮,长得白白净净,只是脸上的表情实在算不上好。他怀里抱着个五六岁大的小郎君,眼圈红红,想来是哭过。

  苏篱猜想,大概是自家小郎君同新来的邻居闹了矛盾。孩童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“小虎,过来。”苏篱特意放柔声音。

  苏小虎瞅了他一眼,继而很快扭开头,小脸臭臭的。显然,并没有把他当成长辈依赖和尊敬。

  苏篱暗自叹了口气,主动走到他身边——不是小郎君不懂事,实在是原身从前的行为……实非君子。

  褐衣小厮冲苏篱抬了抬下巴,语气略冲,“你是这家伙的爹?”

  苏篱对上他轻蔑的视线,眉头微蹙,“我儿是小郎君,不是‘家伙’,若兄台不弃,可唤他小虎。”

  褐衣小厮被他文绉绉的话堵得一愣一愣的,张了张嘴,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身后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,带着点点笑意,“怎么了这是,全堵在这里?”紧接着,一个穿着黄色戎装,脚踩乌黑马靴的高大身影从马车后踱步而出。

  苏篱瞳孔一缩,继而微微垂眸,敛去眼底的惊诧。

  怎么是他?

  他怎么会出现在百花巷?

  莫非他就是新搬来的人家?

  不不,苏篱在心里摇了摇头,以他的身份,怎么也不会同花户混居。

  “爹爹……”楚呱呱看到来人,顿时飙出满眼泪花。

  面貌英武的男人瞬间柔下眉眼,长臂一伸将小郎君收入怀中,“谁欺负我家呱呱了,告诉爹爹,爹爹叫人打他。”

  苏篱嘴角一抽——果然是这人的作风!

  楚呱呱环着楚靖的脖子,水汪汪的眼睛悄悄看向苏小虎。

  楚靖挑了挑眉,瞥向褐衣小厮,“冬青,怎么回事?”

  唤作“冬青”的小厮哼了一声,愤愤地指向苏小虎,“这个家、这个小童要抢小郎的点心,小郎不给,他就打小郎!”

  “我没打他!”苏小虎大声辩解,“也没有抢他的点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