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的眼光不一般by景小六
时间:2019-08-21 21:54

?  公主的眼光不一般[重生]

  bte365账户被关闭_bte365假网址_手机bte365:景小六

  晋江VIP2019-06-26完结

  文案

  前世里即将风光大嫁少年将军的裕公主季如梵被马贼首领掳走,不仅受尽折磨羞辱还惊悉未婚夫早有了造反之心。重生后的她非但没有让歹人得手,还替父皇找了个财力丰厚,能力出众的新驸马。

  被众人嘲笑是傻子的富商之孙褚之遥,前世里被未婚妻的情夫暗算,打伤了脑子,成了“替人守财”的傀儡。这一世褚之遥决定抢占先机,提前装傻将计就计,伺机报仇。怎料傻人有傻福,竟在路上捡了个貌赛天仙的公主。

  原本是各取所需,各怀心思的契约婚姻却因朝夕相对而情愫渐生,更因联手抗敌而互许终生。

  褚之遥(惊恐):“你是谁?你拉着我不许走是什么意思?”

  季如梵(淡定):“想嫁给你。跟你成亲。”

  众人(愕然):“如今天仙儿喜欢嫁傻子?”

  很久很久以后…..

  季如梵&褚之遥(甜蜜忍笑):“你们不会懂的。”

  【阅读指南】

  1、褚之遥身世所需,从小女扮男装,但是公主会知情,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雷;

  2、苦大仇深的悲惨前世描写不会特别多,全文轻松向,撒糖,主甜,主宠,主爱;

  3,架空,狗血,没有可以明确代入的朝代和礼仪规范,考据者请慎入;

  4、1V1,HE,已开防盗

  内容标签:年下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重生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季如梵,褚之遥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?

?

第1章 公主不是好当的..

  bte365账户被关闭_bte365假网址_手机bte365有话要说:隔 了这么久,又开重生的新坑了,希望小伙伴们会喜欢。

  这次准备写-个双重生的故事,如果有兴趣的小天使不妨点个收藏,给个评论鼓励一-下,么么哒~~

  人常说,没有公主的命,就不要有公主的病。然而真做了公主,却不单单只有病,稍有不慎,更会要命。季如梵直到临死前,可能才真正体会到当公主,尤其是当皇上最宠爱的裕公主,有多么悲惨。

  国色天香,容貌和才情过人的她,打从出生的那-刻,就深得帝宠。可是她的人生却没多少能让她自己抉择的,例如婚姻。在她尚不足周岁的时候,她的父皇为了激励即将出征边疆的忠远侯,特意将裕公主指婚给了他即将出生的孙子。

  “忠远侯一生为朝廷效力,战功显赫。若是你府上这次生下的是男孙,那朕便招他为驸马,将梵儿指给他。”皇上的一句话,轻描淡写地决定了季如梵的未来。

  忠远侯没有令皇帝失望,在边疆的战场上赢得漂亮,再次稳住了边境的局势。而忠远侯府更没有令皇帝失望,果然顺利诞下嫡孙,尚在襁褓的他,理所当然成了将来的驸马。

  庆功宴上,同样被乳娘抱在怀里的季如梵根本不会想到,日后那个比她还年幼一岁的未来驸马袁- -恒会将她害得这么惨。皇家的儿女,自幼就享尽荣华富贵,但长大后也要相应承受比常人残酷得多的代价。皇子间为了帝位,手足相残,大多情况下只能存活一一个, 而那些娇美如花的公主们,大多则被作为奖励或者联姻的需要,被指给了朝廷重臣后代,更惨的,可能就得远嫁异族他乡,从此和亲无归路。

  季如梵有很长一段时间自我安慰道:“父皇给我挑选的驸马已经算是最好的了。年少有为,是个少年英雄,威武帅气,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容貌外形,都还算相

  可是这件事情不能深想,只要想得多些,她心底就还是会幽幽叹息。从小跟在身边的宫女璇JL无法理解公主为何每回见了袁少将军就这般的惆怅。难道是舍不得分离,难得见一回,便又要目送袁少将军出征?

  "璇儿,你说,本宫,会幸福吗?

  季如梵本想问,她跟袁- -恒成亲后,是否真的会幸福。可是这种话,不能轻易对别人说,即便是身边如此亲近的人,她还是不敢全盘托出。毕竟,皇家的压抑教会了她,克制。

  “公主, 你当然会幸福啦!你不是-直都很幸福吗?”璇儿从小就被挑选到裕公主身边近身伺候,自然跟季如梵的感情十分亲厚。在她这个宫女的眼中看来,公主的生活当然是幸福得不得了!且不说荣华富贵享受不尽,这未来驸马更是一表人才, 英姿挺拔,而且年纪轻轻就立下战功。

  这简直是天下女子做梦都渴望的生活吧,她不明白公主为何总是心事重重,有时竟然还会愁眉不展。现在竟然还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,璇儿实在不知该怎么作答

  “我还是觉得与你们在一起相处时, 更轻松,也更愉悦些。”季如梵看着璇儿,有些黯然。

  皇帝算是个开明的人,所以在他们年少时,就会不定期地召见袁一恒,制造裕公主与她未来驸马的相处机会,以免婚后感情不合。大抵也是因为季如梵是他最宠爱的女儿吧,只可惜身为公主,总要有自己的使命。可是季如梵每次见到袁一~恒,就浑身不自在,相识也算多年了,比起与其他的男子,跟他的见面,相处时间都是最长的了,可是,季如梵始终没有半分心动的感觉。

  但她知道自己与袁一恒是有婚约的,也知道他们的婚事也就在这一-两年里,等到这次出征结束,父皇论功行赏之时,就该是他们大婚的日子了。婚期越是临近,她的心情就越是烦乱,像是心底深处冒出的抗拒,在与自己的理智和使命奋力撕扯。

  直到前去围场狩猎的那日,她依旧有些心不在焉。璇儿在替她更换戎装时,也察觉了她的异常。

  “公主,你是不是有心事啊?”璇儿本不该多嘴,可是公主的样子,着实令人有些担心。

  “嗯,为何这么问? "平展双臂,从镜子里看着璇儿为自己整理好衣领,腰带和袖口,换上戎装的裕公主气势不输男儿。

  在这个边境连年烽烟四起的国度,没有人谁能真正安枕无忧,所以就连皇家子女,都不能忘了骑射格斗的本能。也正因如此,身为公主的季如梵也能参加每年的皇家狩猎。

  “梵儿啊,今年的皇家狩猎,朕特地叫了一恒,你们也有些日子没见了。” 皇帝很少会干涉他们之间的交往,这一回却特地将她叫了去。

  季如梵知道,这是父皇在暗示该增进一下感情, 准备成亲了。心中苦笑,但却无奈,谁让她还不满一岁的时候,就被指婚给了这个人呢。然而她没有料到,在皇家猎场,那样的严密防卫下,堂堂裕公主竟然被混进来的匪人给掳走了,而且事后还被带出了京城。

  被囚禁在深山里的季如梵再也没有裕公主的高贵和优雅,衣衫凌乱,头发散乱,每日都在想办法与掳走她的马贼头子周旋。然而等到她受尽屈辱,终于寻觅到一个逃生机会,赤脚磨破了皮到了有人烟的地方,想去附近的县令府衙报官求救时,才发现根本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。更令她悲痛欲绝的是,被禁锢了半年时间,天下已经变了个模样,当初还好端端的父皇竟然突然病倒无法理政,如今把持朝政,发号施令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未来驸马,袁一恒。